『人人心中有个家』反脑残LOLI,为故乡而战(转载)

  台词:

  01.各位看官好,在下姓安,单名一个徽字,其实完全可以叫我皖先生的[摊手~]。

  02.好大事(SI去声音)啊……咳咳……身体一直不算太好,但是还是可以的!

  03.耀君,请你自由的……

  湖北:

  性格直来直去,容易走极端,吐槽毒舌,厚脸皮,但是一方面又是个闷骚,总结来就是傲娇。

  台词:

  (1)快来尝尝我的手艺!清蒸武昌鱼,香死你!

  (2)拐子……如果有时间的话,来我家看看吧。

  (3)南瓜,咱们不醉不归!

  (4)“热啊热啊热啊,他妈的为什么除了冬天就是夏天啊,我要去小云家度假!”

  湖南:

  特长是品茶、考试以及开洗脚城?!

  比较依赖湖北哥哥,但却总是别扭的表现出成熟的样子。

  台词:

  1、莫再碍我滴老壳哒来,再碍会变光老壳咧晓得不咯 !——不要再摸我的头了!再摸会变秃头的!

  2、平静状态下:那个?你是真的想要么?好,那你等等,我去买,你就站在这里不要动哦~听到了么?

  3、炸毛状态下:安静听不懂啊!!安静!你们吵吵闹闹的我要怎么睡觉啊!

  江西:

  特长是种茶品茶(庐山云雾,婺源茗眉。。。江右的最爱),烧制瓷器 (景德镇陶瓷可是江右的得意之作呢),风水占卜,军事战斗 ,铁锹攻击 (因为家里有很多矿产资源,最出名的要数“七朵金花”了……)

  台词:

  01.有一个鸡蛋去茶馆喝茶,结果它变成了茶叶蛋~(很兴致勃勃的给大家讲冷笑话中...自己完全不觉得冷...)

  02.不懂了吧你不懂了吧~只缘身在此山中啊诶嘿!

  03.掐稀哩哟?候死拧奈!(吃什么呢?馋死人了!)啊!藜蒿炒腊肉!

  04.我用罗盘看过,此处三面环山,开口向海,乃风水宝地也。(正经状

  广东:

  无信仰的人,基本上是神都拜,但拜的原因仅仅因为求心安。

  台词:

  01.食饭基本靠抢,交通基本靠行,通讯基本靠叫,治安基本靠狗,靓仔基本上冇[这句是在形容军训,只是用来当试音台词而已]

  普通话翻译:吃饭基本靠抢,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取暖基本靠抖 ,治安基本靠狗,帅哥基本没有!

  02.你眼白泛蓝,面色金黄,上火得厉害啊,要罗汉果五花茶下火吧。至于申君你,一看就知道你最近吃什么都不对胃口,脾胃不好,不大通畅,要金银露来健脾开胃吧。”

  03.唓~! 广东组咁多位手足,上头话唔畀硬性放7日喔。呐,你哋点安排我管唔到,自己执生喇!话时话,得嗰3日假,省内游实好火爆,发达喇今次~~~

  广西:

  商业程度低,不喜歡經商讓別人兼總覺得貧窮不開化,事實上廣西是南蠻最早接觸中原文化的地區,文脈悠遠的廣西其實相當睿智

  台词:

  01.吃得酸吃得辣,尝尝桂菜也是不错的嘛~~~

  02.哥哥坐过来一点,你愿意的话,我唱山歌给你听好不好。

  海南: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比较多所以有时候会有远离大众与世无争的感觉。

  和动物关系特别好,大概能听懂动物的话。

  台词:

  1.呃,嗯。大家要多來玩哦。我可以隨時供應椰子汁……

  【大概是想要有那種……靦腆的感覺?聽上去很淡定很無口,但是其實心里還是有點kirakira期待的喲(對外mode)】

  2.給我等等呀——!!

  【海南仔也有健氣的一面XDDD這其實是在追他家那只折騰人的猴子。】

  3.啊~啊,好熱呀……

  【一個人的時候比較隨意。大概要懶散的感覺。】

  福建:

  非常非常怕麻烦,所以口头禅是“很麻烦啊...”,冷静沉着、稳重大度、有点懒散的感觉但不乏坚毅,偶尔很孩子气,总是以年纪大阅历丰富的神态自居(确实很老了...),比较保守

  台词:

  1.很麻烦啊...

  2.湾妹...快回来吃饭吧....

  3.唉...又有台风了啊...真是超麻烦的...

  4.爱拼才会赢(方言版)

  台湾:

  不喜欢回家 出于青春期严重叛逆期

  喜欢打扮,喜欢名牌,喜欢日本漫画

  纤细又敏感

  台词:

  ,王耀!本小姐郑重申明,本小姐绝对不会回去的!本小姐已经基本上自立门户了,你没有资格来管我!

  2,哼,别以为帮了本小姐一个忙本小姐就会回去!……(小小声)但是……谢谢了…………耀哥哥……………………

  3,哎呀,魔都和帝都又吵架了,真是的,小受和小受有什么好吵的,帝都还是快点扑向津哥的怀抱吧~哦~呵呵呵呵~魔都也快点扑向……啊咧,魔都的小攻呢?(自动忽略浙江姐姐)

  香港:

  信风水 一有问题就喜欢找风水师

  什么都知道一点 但是喜欢加上自己的想法改造

  台词:

  1.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

  2.一分鐘幾千萬上落啊,唔好浪費我時間,ok?

  3.【有點自豪】一個商人要成功首要之道是圓滑.

  澳门:

  伪娘,喜欢穿女装,似乎是为了以此提高一点自己的存在感...然结果是很多人连他的真实性别都忘记了...为自己老是被无视这点经常暗地里哭泣(笑

  台词:

  01.大家都看不到我……除了想赌钱的时候……

  02.继续看不到我吧……(对手指)其实人家才不要你们在赌钱的时候想起我拉!!

  陕西:

  由于拥有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底蕴,秦川对自己自信满满甚至有点自恋,这也让他给人一种安于现状,不思进取的感觉。

  台词:

  01.【嘹咋咧!】

  02【古城西/安的秋天很漂亮。秋天的人们喜欢回忆过去,额也会想起过去那个辉煌的额。】

  03.【富不一定贵,贵不一定富,如果能把知识转化为钱,就宝贵双全了。】

  甘肃:

  地位大起大落得比较厉害的一位

  台词:

  01.这位客官请留步,拿两张兰字号面店优惠劵,全国连锁,童叟无欺。(普通店家吆喝的感觉)

  02.本店做的是小本生意,不记账,不打折。

  03.公主,昨天的拉面如何?(对宁夏说的)

  宁夏:

  喜欢收拾家,会把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打扫的一尘不染,不过很讨厌别人说她有洁癖。

  台词:

  1.(冷淡、坚定、不容置疑的)“我的名字是——阿夏。”

  2.(同上)“谁也……谁也不能让我改变自己的名字。那时的你不能,现在的他们,更……绝不可能。”

  3.(冷淡、简洁的,不想多说话)“嗯,那就这样吧。”

  4.(犹疑、嘲讽)“你到底想做什么?这是新的把戏吗?猫捉老鼠?”

  5.(对阿耀,稍微多了点活泼)“……我的礼物,一杯水。这是从家里带来的水,非常珍贵的东西哦。”

  青海:

  经济存在感低弱的loli酱,换言之离没地位不远了,休闲区后备服务生,可能有之一

  台词:

  1......对不起,风沙太大,我听不见。

  2.是。

  新疆:

  愤怒时娇小的她会黑化进行无差别攻击,常常吓着家里人。

  癖好是看小说、咬东西、TX家人以及逼着别人吃自己种的水果……

  台词:

  (1)你找死啊!我抽打你你信不信?!(愤怒吼)

  (2)(如见到伊万)怎么还没死怎么还是那么欠抽不行好想打人要忍住一定要忍住可是真的想杀人他死了世界就太平了……(小声碎碎念)

  (3)来吃水果好不好,我亲自种的哦。(某人似乎想推脱)....我就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都讨厌我……

  四川:

  经常因为天气和麻将的原因打瞌睡,刚睡醒时是的茫然娇憨意外地萌。可惜眨眨眼就瞬间进行了“令人怦然心动的天使”和“恶鬼型天使”的转换。

  台词:

  1.该死的小屁孩,老娘养你很容易吗,要自立先把奶粉钱给我吐出来啦!!

  2.变有名了还真麻烦啊,死开啊,要我在你身上修房子么

  3.没有什么满意不满意的,不是有句话叫“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么?

  重庆:

  曾和四川是一家人,后来为了发展,一狠心离开家拼上了直辖市。不过,这之后虽然常常会和四川发生口角

  台词:

  1.“四川(cuan)老太婆老子直(zi)辖老!哈哈哈哈你再来打我撒!哈哈哈哈~!”(翻译:四川老太婆,我直辖了。你再来打我啊)

  2.“…………!!(哔—)自、自行车(ce)算个(哔—)!!”(粗口自重)

  3.“那种东西哪截(哪里)好吃了嘛!你来试哈我家火锅嘛,那过吃起..哎哟安逸惨老!(那个吃起..哎哟太安逸了)”

  贵州:

  身材矮小,但很瘦,并不是营养不良,只是有略微挑食。【身高133cm,体重37kg

  因为穿着很民族风,且在众家人中矮小而突出。

  台词:

  1." alt="『人人心中有个家』反脑残LOLI,为故乡而战(转载)" title="『人人心中有个家』反脑残LOLI,为故乡而战(转载)">

『人人心中有个家』反脑残LOLI,为故乡而战(转载)

有一群初中至高中年龄不等的脑残LOLI,打着爱的口号,策划了一个名为『耀家补完计划』的省份拟人,内容将以同人志和同人CD形式出售。『地址:』   在拟人过程中,不断挑拨临近省份的关系『比如川渝、江浙沪...

admin 2022-06-18 6 0
资管巨头批评私募股权类似庞氏骗局

资管巨头批评私募股权类似庞氏骗局

  欧洲最大资产管理公司东方汇理表示,私募股权公司在某些方面类似庞氏骗局。   东方汇理首席投资官文森特•莫蒂埃(Vincent Mortier)认为,未来几年,私募股权公司将不得不为他们对客户现金...

admin 2022-06-18 3 0
[微视频剧本大赛](作品编号12037)黑粉花姑娘

[微视频剧本大赛](作品编号12037)黑粉花姑娘

  微视频剧本大赛   黑粉花姑娘   1·   秋阳,灿烂。   普陀山的海边,银白色的沙滩上。   斜躺着,我恍恍惚惚,貌似人欲动,风却不止。   一只花姑娘——七星瓢虫爬上了我的脸颊。   我用...

admin 2022-06-18 7 0
诚瑞光学科创板IPO获受理 拟募资82亿布局光学模组

诚瑞光学科创板IPO获受理 拟募资82亿布局光学模组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证券时报记者 康殷   6月6日,诚瑞光学(常州)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诚瑞光学”)科创板IPO获上交所受理,拟募资82...

admin 2022-06-18 4 0
“与书来一次心灵对话”短视频活动获奖名单

“与书来一次心灵对话”短视频活动获奖名单

“与书来一次心灵对话”短视频活动获奖名单   第1名 @小七豪 《说话很重要,为大家推荐好好说话》          第2名 @悠然浪儿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       ...

admin 2022-06-18 8 0
通讯:老挝举办首届“端午诗会”

通讯:老挝举办首届“端午诗会”

新华社万象6月4日电 通讯:老挝举办首届“端午诗会” 新华社记者章建华 陈彩军 位于老挝首都万象的老挝国立大学礼堂3日装扮一新,老挝中国文化中心联合老挝国立大...

admin 2022-06-18 6 0
短篇小说/[科学殿堂的七大神兽]之《芝诺的乌龟》

  “那过去谈过女朋友吧?”

  “有过一两个,谈得都不长。”

  “嗯,也正常。不过也不要仗着年轻太随便了。这么一来二往,时间刷刷就会过去的,青春不常在啊。”

  “您说得对,我心里有数的,主要是没遇到对的人。”

  老板点点头,用戴着戒指的手指无意识地轻敲着桌面,默默吸了两口烟。

  斑马从包里掏出一个文件袋,双手递给老板说:“这是我的简历。”

  老板接过文件袋随手放在一旁,说道:“先放着吧。”他拿起桌面上的一个雪茄盒,打开来递给斑马说:“来一根吗?”

  斑马有些意外,又有些受宠若惊:“哦,不不,谢谢,我......不吸烟。”

  “不吸烟挺好的,平时喝酒吗?"

  “爱喝酒,主要是啤酒。”

  “嗯。”老板把雪茄盒放好,然后把身子靠在沙发上,一边吸着雪茄又一边打量了一下斑马,然后说道:”你和左伊认识多久了?”

  “从高中开始一直到现在。”

  “你觉得她这个人怎么样?”

  “挺好的,对朋友很关照。”斑马回答着,越来越觉得不对劲。

  “对,她是挺好的。”老板掐灭了只抽了不到一半的雪茄,双手十指交叉放到桌面上,继续说道:“这孩子也是可怜,从小没了老爸,是我一直关照着她。我把她当作半个女儿看待,她心里想什么我全知道。”

  “是吗?”斑马没想到左伊还有这样的身世。

  “我想她对你是什么想法,你也不会不知道。这样吧,我也不兜圈子了。我对你总体印象还是不错的,但是实话实说,我们新开的这家俱乐部目前并不太缺人。门面经理快要到位了,打杂的小工你也看不上。嗯,我考虑说,如果你......愿意和左伊交往看看的话,我可以给你设一个副经理的职位,边做边学。”老板说完站起身,走到窗边的一个热带鱼缸边,从一个塑料袋里取了一些鱼食,零零星星地洒进鱼缸里。

  这番话让斑马始料未及。确切地说,平时的接触中斑马确实不难感觉出左伊一直以来对他的一些好感,但像这样动真格的感情,他是从来没有意识到的。斑马僵在座椅上,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但很快一个声音在他心底响起——其他的机会他可能都将一一失去,唯有眼前这个机会是相对能够把握的了。

  “呃,我可以考虑考虑吗?......就一天。”斑马说道。

  “好,一天后你给我电话。”老板拍了拍手上的鱼食,过来扶着斑马的肩膀将他送出了办公室。

  晚上,刚刚吃过晚饭不久,左伊就给斑马打来电话——

  “你们谈得怎么样?”左伊问。

  斑马一开始想把老板开出的条件跟左伊说说,但很快觉得这并不合适。因为这件事很可能是她叔叔的自作主张,而左伊实际上并没有对他有什么实质性的表示。于是,他想了一会儿说:“哦,谈得还挺顺利的,我告诉你叔叔给我一天时间考虑一下。”

  “那就好。”左伊在电话那边说,“呃,等下有什么安排吗?”、

  “暂时没有,考虑一下这个事情吧,怎么了?”

  左伊沉默了一会儿,说:“没什么,随便问问。”

  两人又随意地聊了一会儿,各自挂了电话。斑马打开电脑,随意浏览了一下之后,他想起来那个英语培训机构的面试,于是打开了电子信箱。收件箱里果然有一封来自那家机构的HR的邮件,他迫不及待地打开来——

  “非常遗憾地通知您,这次面试您未能通过......”

  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但斑马想知道具体的原因是什么,于是打去电话询问。对方的答复是:“我们要找的不仅是具备这方面专业知识技能的人员,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的是对这个行业这份工作有巨大热情的人员,而我们没有感受到您的这份热情。”

  想想也对,谁会愿意要一个仅仅是英语不错,但对这份工作没有热情的人呢?

  正这么想着,斑马的手机又响了,是飞鸟打来的——

  “喂,哥们,那天晚上打得不过瘾,今晚继续啊。”飞鸟在电话里显得兴致勃勃。

  斑马看了看钟,也才八点过一点,于是答应了。

  这天晚上台球城人并不多,空荡荡的,也很安静。这倒是符合两个人的胃口——他俩都是不喜欢吵闹的人。

  “怎么样,今晚来个抢11,过过瘾。”飞鸟说。

  斑马心想这样也好,边打台球边想想左伊的事情,如果早早回去,可能也睡不着。

  飞鸟今天的状态很好,不仅保持了自己发挥稳定的特点,还不时有神来之笔的表现,在比分上早早就以4比1领先。

  “怎么,你好像又在想事情啊?”飞鸟看斑马不在状态,问道。

  斑马面对着离底袋不远的8号球,瞄了一会儿然后出杆,然而这个难度挺小的球却打丢了。他一边摇着头走回座位,一边说:“飞鸟,你觉得两个人的感情能够培养吗?”

  “啊?怎么忽然问这个?”飞鸟重新走回球台,一边反问斑马,一边将身子伏上球台。

  “就是说,本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没什么感觉,但如果经常在一起相处,会不会产生感情?”斑马说。

  “哈哈,哥们交女朋友啦?”飞鸟将那颗8号球以翻中袋的方式打进,接着说:“这个问题你不该问我啊,你比我有经验才是。”

  斑马不出声,心想虽然不少女孩喜欢自己,但真正交往的并不多。

  飞鸟面对9号球没有机会,于是把9号球打到11号球后边,漂亮地做成了障碍球。他一边走回座位,一边说:“对了,有个事你知道吗?濮蕾回来了。”

  “啊?”斑马的心中掠过一阵涟漪。濮蕾三年前去了北京,据说在那边发展得也挺不错。

  “据说是上周刚回来的。”飞鸟一边说一边指指球台,示意斑马上台。

  斑马观察了一下9号球的位置,决定勾球,可没想到他击出的母球完全跑偏,径直滚进了底袋。他此刻心脏怦怦直跳,脑海里满是濮蕾的样子。

  飞鸟捡回母球,对着9号球放置自由球,十分轻松地将球打进,比分成了5比1。

  此后两人的对垒完全成了一边倒,最后飞鸟以11比3大获全胜。斑马拒绝了飞鸟之后一起喝啤酒的邀约,直接骑上他那辆拉风的电动车回了家。

  斑马失眠了。躺在床上,他脑海里像幻灯片一样不断闪回着关于濮蕾的画面。濮蕾在大学里参加系里的辩论队,他得知后专程坐火车去看她的比赛。工作之后,濮蕾当上了兼职模特儿。斑马打听到她在哪里做商演,总是尽量前往观看。一次无意中听朋友列出了濮蕾最爱的10本书,他跑遍全市所有的大型书店,凑齐了这10本书。斑马忽然觉得,濮蕾就像一只跑得飞快的兔子,而自己就是那只跟在兔子身后苦苦追赶的乌龟。

  “我必须跟她见面。”斑马在心里说。

  斑马的手机里存有濮蕾的微信,他马上发去信息,但或许是夜已经深了,对方迟迟没有回复。斑马躺在床上每隔几分钟就看一下手机,弄到两三点才睡去。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透,斑马自己就醒了。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机——濮蕾回复了,而且答应了他见面的邀约。斑马心中涌现出阵阵激动。

  斑马和濮蕾约在当年高中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下午三点半,斑马准时到了咖啡馆。濮蕾还没到,斑马挑了一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他喝着柠檬水,望着窗外熟悉的街道,脑海里不断想象着濮蕾的形象。好几年没见她了,她会变成什么样?记得最后一次见她时,她留的还是大波浪的长发,嘴角总是挂着温暖纯真的微笑。她喝饮料的时候还是会叼着吸管说话吗?她会不会变得更漂亮了?这很有可能,这些年她一直在变漂亮。

  “嘿!老同学!”一个清脆又甜柔如红豆沙的女声在斑马脑后响起——是濮蕾。

  “嘿,好久不见。”斑马随即做出欲起身的姿势,同时伸手示意濮蕾在对面坐下。

  濮蕾穿了一件灰色的衬衣,大波浪长发变成了干练利落的短碎发,耳垂上的水滴形耳环很衬她的脸型。没有化妆,只是涂了一些唇膏,但她整个人看上去女人味更浓了。

  “我们好几年不见了吧?”濮蕾问道,脸上浮现出招牌式的温暖和善的笑意。

  “嗯,应该有三四年了,从你去北京以后就没见面。”

  “噢,对,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我去北京前一天的告别聚餐,那次飞鸟他们也去了。”

  “呃,没错。”斑马面对濮蕾又不由自主地局促起来,他来回地搓着放在桌面的双手,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问:“哦,你要喝点什么?”

  “没关系,随便来壶茶吧,能再见到你就挺好的。”

  斑马叫来服务员,点了一壶薰衣草茶和一些点心,又继续默默地搓起手来。

  “噗——”濮蕾喝着茶,差点因为笑而将茶水喷出。斑马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有些不安地挪动了一下身体。

  “你看上去没怎么变啊,最近过得怎样?”濮蕾忍住笑,问道。

  斑马有些窘迫地笑了笑:“马马虎虎,经常换工作,最近刚辞了职。”为了转移话题,斑马转而问濮蕾:“你呢?现在在做什么?”

  濮蕾喝了一口茶,眼睛里闪现出一丝生机勃勃的光彩:“我这几年开始做音乐剧了,这是我的梦想。”

  “音乐剧?很有意思啊。”

  “是啊,音乐和话剧的结合体,非常考验人的综合艺术素养,我很喜欢。”濮蕾饶有兴致地说。

  斑马微微笑了一下,不再搓他的双手,而是把它们放在了桌子下,想说点什么又不知说什么好。

  濮蕾看看窗外,又把目光收回,然后关切地望着斑马说:“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骑驴看唱本吧。”斑马说。

  “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找准自己的方向和定位,这样人才踏实、有干劲,而不会飘着。”濮蕾将身体前倾,诚恳地说。

  斑马点点头,目光左右游弋着,不小心和濮蕾的目光相遇,他赶紧窘迫地把目光移开。

  两人又沉默了一阵,濮蕾像是在心里想了一会儿的样子,打破沉默说:“那个.....我这次回来是要办点私事。”

  ”什么事?”斑马望向濮蕾问。

  “我......要结婚了。”濮蕾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直率地说,“这次回来就是见见老公的家长,再处理一些相关的事情。”

  斑马的心里咯噔一下,好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跑过。但他很快还是让自己镇定下来,用尽量显得平静的语气说:“哦,那......恭喜哦。”

  濮蕾脸上浮现出温柔善意的笑容:“你也要加油哦。”

  斑马此时已经心乱如麻,不再有心思就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两个人又有一茬没一茬地聊了一阵,喝了点茶,就结束了这次约会。

  晚上那顿饭斑马不知道是如何吃完的。或者确切地说,面对看上去色香味俱全的那碗煲仔饭,他半天咽不下一口。他给飞鸟打电话约他喝酒,飞鸟不明就里,欣然答应。

  两人来到昔日常去的一家江边的大排档,点了小龙虾、海螺和啤酒,面对着不时有渔船往来的江水吃喝起来。

  “好久没这么痛快喝了。”飞鸟朝嘴里塞了一只小龙虾,又灌了口啤酒。

  “濮蕾......准备结婚了。”在两人吃喝了一阵之后,斑马默然地冒出一句。

  “啊......?"飞鸟张大嘴表示惊讶,随即陷入了漫长的沉默,只是埋着头吃着海鲜,喝着啤酒。过了好一会儿,像是酝酿了好久,飞鸟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斑马拿起啤酒瓶仰脖灌起酒来,一口气大半瓶啤酒就进了他的胃。他抹抹嘴角说:“还能怎么办?”

  “服务员!再来六瓶啤酒!”飞鸟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策似的,提高嗓门嚷道。在他看来,或许此时只有酒精才能化解斑马心中的伤痛。

  两个人不停地碰杯,斑马脸上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奇怪,像是悲伤,又像是在笑:“哈哈哈,濮蕾,他妈的是个完美女孩,现在是别人的了,哈哈......" alt="短篇小说/[科学殿堂的七大神兽]之《芝诺的乌龟》" title="短篇小说/[科学殿堂的七大神兽]之《芝诺的乌龟》">

短篇小说/[科学殿堂的七大神兽]之《芝诺的乌龟》

  周末的帕帕亚酒吧塞满了人。五彩的灯光四处游荡,红男绿女们不停穿梭。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咖啡和荷尔蒙的气息。   斑马和飞鸟坐在吧台。两人已经微醺,但还是又点了两瓶啤酒。作为同班同学,两人已经参加了一...

admin 2022-06-18 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