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理amp;情感小说——蓝色妖姬

(一)

妖姬

  我叫蓝之宇,现在已经步入而立之年。我是个平凡的人,只是弄女为乐,没有什么信仰,没有什么理想……

  我常去的地方有女儿的学校,老人的家,还有一方小小的坟墓。现在我要讲的就是发生在多年前的一段故事。虽然伊人已去,往事随风,可那动人心魄的点点滴滴却时时让我不吐不快。小魅,请原谅我,我知道你不愿意让自己暴露在人们的视线中,可是我不甘于让你永远埋没在一抔黄土中。

  是年,我和小魅刚刚高中毕业。我们曾经是同班同学,机缘巧合成了恋人。也许是我沉迷恋爱耽误了学习,也许是聪明的小魅不愿意投入无聊的功课,我勉强考上了远方的一所大学,而小魅则通过她的一个叔叔进入了本省一所有名的医学院。他的叔叔是有名的科学家,待人友好,对小魅的聪明赏识有加,本来就想让她继承他的衣钵,这次正好顺水推舟,让她也有个大学上。

  于是我们就分开了,开始了鸿雁传书的生活。我总是嫌写信麻烦,可小魅好像乐在其中,不管我回不回信,她都是照写不误。说实话,当时我有点烦,不过现在看起来,那些信对我来说真是无价之宝。

  (二)

  宇:

  我直到9月2日才看到你的信,这几天我忙得要死了。突然看到你的信,感觉有点吃惊,你以前的作文都不如你这次的文才好,多少有点陌生的感觉。第一天到这里,我差点晕过去,都想夹包回家不念了,又旧又乱,整个报到过程就是一团糟,体检整整用了一上午,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打了两针(疫苗),又抽血验肝功,那老师非要从我的左胳膊上抽,但她找不到血管,我让她在右边扎,她不听,结果一针扎下去不出血,她在里面捣了很久才出血,疼死我了!!!办各种手续花了整整一天还没完。我们四个人一屋,没有卫生间,屋子很小,但用品都是新的。我会自己洗衣服了,但也可以到对面去洗。我好羡慕你,能不能跟你换一换?

  总有一种感觉,我不属于这里,我还应该回到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去。我不喜欢这里,不喜欢这里的傲气,不喜欢这里的气氛。在这里,我很自卑,孤独,对自己充满怀疑,这种感觉不太好。我很想念你,和与你在一起的日子。你在那里过的好吗?一定比我强。那里至少不会让你没信心。我好害怕你会渐渐不理我,那样我就更孤独了。

  珍重,好好保护自己。

   小魅

  小魅的多愁善感我是知道的,可本以为她离开高中压抑的环境,上了大学会高兴一点,没想到她的大学居然与想象中的相差甚远,不过我知道她也只能对我抱怨,因为她叔叔能把她弄进大学就谢天谢地了,还敢谈什么条件,不过我知道对于她来讲什么更重要。

  (三)

  宇,

  昨晚收到你的电话简直太让我高兴了,我没有想到你会那么快打电话。我们寝室的人都被我的甜蜜吓坏了,我给她们讲你,看你的照片,她们都说你很好看的。适应南方的气候确实不容易,据说好些北方人到那里的都生病了,你千万照顾好自己,生病了一定告诉我。

  生活确实是个好老师,我现在居然也学会自己洗衣服,晾衣服,这是我原来无论如何都不会做的。我爱干净,看到什么东西脏就难受,只好自己收拾,看来我以后会成为一个贤惠能干的妻子,你就等着享福吧。

  Life here is as plain as water.I don’t find anything thrilling here.The school is unlike common universities,which emphasizes a damned lot on study--how hard and useful being a good student is. I hate this.We kept having lectures these days,I listened to none except one concerning health and diet.

  我们已经开始上解剖课了。今天老师领我们去参观解剖陈列室,哇,好多尸体啊!不过我发现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有一具尸体特别象我以前的邻居孙大爷,不过他去年去世的时候是火化的啊,怎么回事呢?也许是我看错了,不过真的好像啊,他在我小的时候经常陪我玩,我对她真得很熟悉,应该不会有错啊。哎呀,是不是我太敏感了。算了,不说这个了。

  好好保重……   爱你

                                小魅

  (四)

  宇,

   谢谢你对我说的话,分别好久第一次听你说有感情的话真的很感动。我感觉就像我刚认识你时一样,你现在也是我身边唯一可以关心我的生活和心灵的人。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但是我还是需要你的照顾和关心。你和我在一起的每一份感情都似乎融入了我的生活中,以至无论我做什么都能想到你。这里的人情挺淡的,有时我不知道它们是不是也在应付,从它们的语调中听到的全是礼节,没有感情。不过欣欣现在有变化了,她开始谈恋爱了!对象是我叔叔的一个研究生,叫阿枫,好帅啊!阿枫在这里无依无靠,叔叔虽然是他的导师,却就象他的亲生父母一般,正好欣欣也很崇拜我叔叔,两个人的话好像总也说不完。

   现在确定我看到的尸体是孙大爷的。他的胸口有一大片黑色的胎记,虽然泡在福尔马林里这么久,还是能够看见,而且很清楚。这胎记不是可以轻易找到重复的,可是这件事好奇怪,他不是明明火化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我是亲自参加了他的葬礼的,不会错啊!

  也许我应该问问叔叔,看看到底怎么回事,他应该能知道。孙大爷看着我长大的,就是我半个爷爷,我不能看着它的尸体流落在外啊!

  不说这个了,下次弄明白了再跟你讲。                           爱你的小魅

  (五)

  宇,

   你真不公平,不该说我是神经病。我跟我们寝室的人说,他们也说我神经病,而且建议我不要管。欣欣现在沉于爱河,连理都不理我。不过我真的没办法像你说的那样视而不见,我去问叔叔了,他也觉得这件是很奇怪,也很吃惊,他说我们学校的尸体大部分都是买来的,少部分是捐献的,不过从来没有从焚化炉里往外拿尸体。而且既然已经火化了,那这尸体就不应该是他的。不过他看我说得这么肯定,也觉得应该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他的身份行动不方便,所以他就找了个机会支开那值班的人,我悄悄溜进去纪录那具尸体的姓名和捐献时间。那尸体的捐献人家好像认为捐了尸体会有报酬,生怕别人找不到他们似的。于是我就去找他们,号称是联系捐献报酬的,受到他们的热烈欢迎。他们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我说为了核实身份让他们提供一张死者生前的照片,他们赶快给我一张大的,还生怕我看不清,我又问了具体的捐献时间,跟资料记载的一样。不过我确定照片上的脸跟那具尸体截然不同!

   我回去告诉叔叔,他很气愤,好象他们这些科学家对尸体都有很高的尊重。他说现在医院里尸体很紧张,消耗很多,捐献的又很少,所以大部分尸体都是高价买来的。当然她们对尸体数量的监管很严格,但是对身份却不是很重视,也许这样才除了问题。不过这算来算去多了一具尸体,这倒是很奇怪的事,往常出事也是丢了尸体。象那个人那样的癌症大面积扩散的死者,尸体一般是直接从医院运到我们这里,过程中环节很少,应该不会有问题,那么捐献人本人的尸体哪里去了,这具尸体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孙大爷是火化的,就更奇怪了。他想会不会火葬场的人动了手脚,不过既然她的家人所有的材料都没有问题,那这具尸体应该确实捐献到我们这里来了,现在哪里去了,这都需要答案。保管尸体的人也可能有嫌疑,不过碍于同事的面子他不能亲自去调查,而且我最好也不要去问保管员。

   其实我觉得孙大爷的尸体从火葬场出来也不是不可能。他没有亲人,他进城看病,一去未归。他的丧事虽然是我们家办的,不过我们也只是得到通知说他病故了,能联系到的熟人只有我们家,所以医院就把他的骨灰盒给了我们家,我们就把他安置了。确实让我们把尸体抬回来也不现实,医院想得很周到。我知道孙大爷生前没有签什么捐献协议,而且他病故的意愿和那个死者的不是一家,所以弄错的可能不大。最有可能的就是他根本没有被火化,医院和火葬场中一定有一个骗人的。叔叔给了我一封介绍信,就说我是在他的授权下调查,这样就没有人会阻止我。

   下一步我要拖几天再办,因为这两天我感冒了,浑身没劲,可能最近跑得太多了,休息不好。过两天好了我再去办这件事。你也要注意身体,别生病了。生病了我就会担心的,不过一定要告诉我。

   爱你的小魅

  (六)

   小魅好久没有来信,也没有电话,大概有一个月的时间。以前她来信那么多我还有点烦,可最近突然没有信了,也没有电话。我的心里反而空荡荡的。一个晚上我终于忍不住给她打了个电话。电话是欣欣接的,以为我是她的男朋友,听到是我多少有点沮丧。

   小魅过了很久才来接电话,我问她怎么了,她说生病了。

  “什么病?”

  “重感冒了,”小没安慰的说,“没事了。”

  “你本来身体就不好,一定好好照顾自己!”

  “我的身体不错啊……”

   我好无奈。“对,是不错,半年里你只有四个月在生病而已。”

   这是小魅高中时的“创举”,无奈此后她还是对自己毫不精心。不过他精心也没用,只要有人感冒她就一定会得。我们都说是她父母对她的精心照顾使她的免疫系统全面崩溃了。

   小魅放声大笑。“哈哈,那是以前了,我现在只是不小心生病了而已!”

   “好了,强壮的小魅,最近怎么样?”

  “我还在查那件事,跑了好多路。”

  “怎么样?”

   本质上我并不关心小魅查的怎么样,我关心的是小魅的身体。

  “我去了医院和火葬场。在医院里尸体从死亡到捐献的程序很多,那个叫王福忠的人确实捐献了尸体,运到了我们学校。他所有的病历都与他家属提供的相符,也跟我们学校的相符。我让他的主治医师认照片,他也说没问题。其他涉及的人手中的文件都很充分,而且彼此都可以作证。也就是说从医院到学校的这一步都没有问题。”

  “那会不会医院的人联合起来骗你?”

  “我想不会,他们那么做有什么好处?”

  “或者他们因为某种原因把尸体调包了?”

  “那样他们应该不会把原死者的资料送到我们学校的。”

  “而且这个医院不是孙大爷去世的医院。”

  “对啊,所以我情愿相信医院不会插手这种事。这个医院又不缺钱,何苦办这么费力不讨好的事?”

  “那你觉得问题出在火葬场了?”

  “这不是觉得,是必然。后来我到火葬场去调查的时候,发现处理孙大爷尸体的人已经辞职不干了。”

  “他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跑了?”

  “有可能。不过据说那个人是个很普通的人,有点贪心,又有点胆小怕事。”

  “典型的小市民?”

  “差不多,他走得很急,好像躲避什么事。”

  “他犯了什么事?”

  “我倒觉得他很像个从犯,如果有人犯罪的话。因为据了解他不是个聪明的人,也不是个很有胆量的人,所以不象是策划者。”

  “好像没有策划者的风范?”

  “嗯。不过如果他是从犯的话,就必然有主犯。”

  “当然了,这不是废话嘛!”

   我知道小魅不会生气,她现在注意的只有讨论和思索。我本来不想关心这件事的,不过被她这么一说,倒是兴趣大增。

  “你说从犯是不是应该听主犯的?”

   我有点明白了她的意思,“你都告诉过什么人?”

  “我们寝室的人,欣欣,霞子和阿猪。”

   小魅身边的人也是怪人,叫什么不好,叫阿猪!!!

  “他们应该不是主犯吧。”

  “他们都是本地人,不是主犯也可以是从犯啊!”

   我突然感觉一股凉气沿着脊梁骨往上窜,不禁抖了一下。“小魅,我觉得这事好危险!”

  “没关系,我想我的调查在我叔叔的庇护下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毕竟他能罩着我。”

  “那倒是,不过你事事小心啊!”

  “你放心吧,不过我倒是想我们这里谁会扮演这个角色哪?”

  “有没有人行踪比较诡异?”

  “有,不过行踪诡异不能说明所有问题啊。”

  “谁啊?”

  “霞子。她每天都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打电话,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是不是在打电话,或者给谁打电话,不过如果跟组织联系也不一定要掩人耳目。她在光天化日下联系更不容易被怀疑。不过霞子好像真的很忌讳别人听她的电话。”

  “那你查查她了。”

  “我知道,叔叔也说应该查查她。不过别人虽然没有什么可疑,但也不能排除嫌疑。”

  “感觉有点恐怖。”

  “哈哈,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恐怖,只是平时生活中注意观察而已。”

  “那你自己小心了!有事就告诉你叔叔,让他多帮你。”

  “知道了,他说我查出来了就请我吃饭!”

  “怪不得这么认真!”

  (七)

   又有三个星期过去了,小魅杳无音讯。我几次给他寝室打电话,可小魅都是不在。我开始耐不住了,心想下次遇到欣欣或者阿猪一定问个明白。可这下次还没来,小魅的电话就到了。

  “你们现在忙不?”她问我。

  “不忙啊,你最近哪里去了?”我着急的问她。

  她默然,几秒钟后,突然开口说:“我想让你来。”

  “好啊,放假我立刻过去。”我喜出望外。

  “不是放假,是现在。”

  “现在!!”我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对,是现在,不过我不会让你呆久的。”

  “可是你什么事不能等一等啊,我毕竟在上课!”

  “我知道,不过这件是真的很急,而且真的需要你!”

  “能不能缓一缓?”

  “不能,真的不能。”

  “到底是什么事?”我急了。

  “现在不能说。”

  “你对我还保密!快说到底什么事!”

  “很重要的事,不过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小美好像很沉得住气。

  “哎呀,我在上课啊,这……”

  “你不来一定会后悔的!”小魅的声音恶狠狠的。

   我从来没有听过小魅这样说话,我知道一定是有什么真的很重要的事发生了。我们相对沉默着,小魅的情感好像从电话线那一端的无声中猛烈的涌过来,让我的心无法轻松。我明知小魅提的是个无理要求,但还是觉得如果不去满足她这个要求,也许真的会后悔。我不知该怎样决定,我想听小魅说句话,好感受一下她的真实情绪,不过小魅好像猜到了我的心理,继续用沉默跟我对峙。5分钟后,我知道我已经输了。

  现在回想起来,我才明白我当时为什么能感觉到小魅如此强烈的感情。她果然没有骗我,如果当时我不是立刻抛下所有的事情跳上第一班火车,我今天一定会后悔的。

  (八)

  “到了之后就给我打这个电话号码。”

   阿猪到车站接我,在出租车上把这个字条给了我。天啊,小魅居然有了手机!

  “小魅为什么没有亲自来?”我问阿猪。

   阿猪跟我想象的一样,胖胖的,好像什么心事都没有的样子。她不漂亮,不过给人的感觉很亲切,但是很多人看到她都不会留下印象。我很佩服阿猪,能来接一个她完全不认识的人。可是,阿猪能来接我,小魅为什么不来!

  阿猪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把头扭了过去。她好像有心事——她这种人真的不适合有心事!

  “你告诉我吧,求你了,阿猪姐。”

  阿猪用奇怪的眼神看了看我,低下头。我的心中腾起不祥的预感。

  “小魅……怎么了?”我试探的问。

  阿猪转过头,明亮的眼睛看着我,好像下了决心一样的说:“小魅,她住院了。”

  我好像能听见她心里的声音:小魅,对不起,我出卖你了。

  我蓦然,“她怎么了?”

  “不太清楚,好像是严重贫血。”

  “她怎么会得这样的病?怎么查出来的?”

  “有一次我们长跑测试,小魅一路给我们领跑,她的实力你是知道的,于是我们都及格了。我们都很累,就躺在草地上。后来我们说要去庆祝一番,欣欣就去叫小魅,怎么叫小魅都没有反应,就发现她脸色惨白,没有知觉了。后来欣欣就叫来她叔叔帮忙把她送医院了。她叔叔带她做了各项检查,后来小魅就再也没回来,不过她经常往寝室打电话报个平安,那时我们才知道她的病。”

  “她住了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她家人知道吗?”

  “不清楚,好像她的父母在国外。”

   我没有打那个电话号码,而是直接出现在了小魅的病房门口。小魅住的是单间,从玻璃窗看进去,小魅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抱着电话,说的有滋有味,不过她的脸色真的很苍白,头发也剪了,显得很柔弱的样子,但是精神很好。她的桌上放了一大堆药,还有一大堆水果。

  我等她喜滋滋的放下电话,才推门进去。小魅看到我的到来明显很兴奋,但是对于我的突然出现又好像有点不知所措。但她没有说什么惊讶的话,只是用欢喜略带诡异的目光看着我,问:“阿猪告诉你的?”

  我没说话,用有点愤怒的眼神看着她。

  “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好像也有点心虚。

  “那你让我来干什么?”

  “我让你来是……有事,我想让你在这里陪陪我。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好起来。”

  又悲观!我心里暗暗责骂她,要不是她现在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我一定会掐她!

  “贫血嘛,不严重,怎么会不好?”

  “叔叔也说是,不过我还是怀疑。”

  “你叔叔不会骗你的。 不过你父母知道吗?”

  “不知道,叔叔觉得没照顾好我心里有愧,没脸见我的父母,就让我不告诉他们.”

  “他为你出钱治病啊?”

  “是,叔叔的地盘上还用我出钱?”小魅自豪的笑。

  “哎,我可是怕你了。”我无奈的笑,看着小魅苍白的脸。见小魅越说越自豪,我想如果不转移话题,小魅就要乐到天上去了,所以我问:“吃东西了吗?”

  “没有!”小魅的眼睛闪着贪吃的光,“我想吃烤鸭!你去给我买!”

  “不是吧,让我去买?我不认路!”

  “做289路,一直做到头,就是商业中心,那里有家巨好的烤鸭店。”小魅口水横流。

  看着小魅馋涎欲滴、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只好放下东西,出门了。

  当我拎着烤鸭站在小魅病房门口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有好多人进进出出。小魅不见了,一个很扎眼的女孩紧张的站在门口。想起小魅以前邮给我的照片,我走上去问:“你是小魅的同学?”

   她点点头,“我是欣欣。”

  “出什么事了?”我问她。

   欣欣快哭出来了。“刚才我来看她,给她带了点零食,还有小说。可是我们吃着聊着,她就晕过去了。我就赶快叫了医生。”

  “她为什么会晕过去?”

  “可能是她的病吧。”欣欣一副不解的样子,“我经常能遇到她晕倒,然后就送抢救室。”

  “真辛苦你们了。”我表示感谢,但非常心不在焉。我的心里在呼唤小魅,不知道她有没有危险。可能是我的表情太僵硬了吧,欣欣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说:“不要紧张,每次都没事的。我都遇到好多次了,每次她都平安无事。”

   我的神经刚刚少许有些松弛,就听到了轱辘的声音,我抬头就看见几个医生样的人物推着车向这里走来。我扑到前面,映入眼帘的是小魅惨白的脸和紧闭的双眼,浑身扎满了针。如果不是下意识中对医生的恐惧,我就一定会叫出来——不,是哭出来!

[小说]推理amp;情感小说——蓝色妖姬

   小魅醒来之前有个小妹妹来找过她,说是在医院认识她的。她见小魅还没清醒,就无奈的走了。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个肠梗阻的患者,小魅偶然认识的。

   小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午夜,欣欣已经走了。小魅不知道的是,我哭了,不知道被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怂恿着,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幸好在小魅醒来之前,我已经清理好了战场。小魅用迷离的眼神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抱歉的笑容。

  “一醒来就能看到你,真好。”小魅气若游丝的说,“以前每一次我都希望能看到你,可是……”

   我的眼睛又差点红了起来,我问:“你没事吧?”

  “没事。”小魅好像在安慰我。

  “可你也不能总这样啊!总要有解决办法啊!”

  “没事,以后慢慢变好就会好了。”

   但愿小魅真的会这样。我突然想到了手里的东西,举起来在她脸边晃了晃,小魅眼睛立刻亮了,口水横流。可怜的小魅,原来抢救妨碍了她享受美食!我把烤鸭包好喂到她的嘴里,她吃得满嘴抹油,一副陶醉的表情。我好像又看见高中时的小魅了。

   晚上我在小魅给我联系的招待所里过夜。我睡的不安稳,我好像梦见了高中时的小魅,跟我一起打篮球。然后是现在的小魅,心事重重,努力的掩饰着内心的不安。然后就是迷雾——小魅消失在迷雾中。

  (九)

   以后的几天小魅不让我陪着她,问她她也不解释。我每天给她买来她想吃的东西,送到她那里她就让我走。她叔叔的研究生都在照顾她,所以我也不担心。不过后来听说那个来看她的病友死了,癌症大面积扩散,提前没有检查出来。

   突然有一天,小魅给我打了电话。她的声音很激动,一上来就说:“快去我们寝室楼后面的树林里看看,欣欣出事了!”

   我匆匆赶到小魅说的地方,发现那里已经围了好多人,但警察还没有来。我费了好大力气挤到前面,一眼就辨认出只有一面之缘的欣欣。她是个出众的女孩子,体型好,人长得漂亮,又会打扮,看到之后绝对不会忘记。我想这也许是她刚来到这个学校就能找到护花使者的原因吧。她趴在地上,背后中刀,刀很普通,哪里都能买到。而且不用看就知道刀上的指纹已经被人擦掉了。我见到了小魅的叔叔,一个长相很慈祥的中年人,不过目光严肃、深邃而坚定;还有传说中欣欣的男朋友阿枫,眼睛红肿,不过看起来还是文质彬彬,风度翩翩。我想他跟欣欣在一起的时候一定很浪漫。小魅的叔叔跟阿枫说了些什么,大概是要严密调查此事,给阿枫个满意的交待等等。难怪小魅和她的同学都那么崇拜她叔叔,他的人格魅力真的不容忽视。也许这就是首席科学家的魅力吧。迫于这种魅力和我天生对医疗人员的恐惧,本能的我想远离他。

   于是我慢慢的往前移动,直到我已经站到了离欣欣尸体的头部只有十几公分的地方。刀斜斜的刺入她的背部,好像来自一个很近的地方,与颈部成一个奇怪的锐角,出血倒不多。她的表情很惊讶,好像已经预料到了悲剧,却又没有想到悲剧这么快就来临。我想小魅一定知道些什么,也许她已经预料到这个悲剧。心血来潮,我悄悄退出人群,立刻赶往小魅住院的医院。

   “我没有预料到这件事,只是阿枫给我打了电话。”小魅听了我的疑问,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我说。我刚才大大的推理了一番,现在却全被小魅否决了,好不沮丧。她也不想想我这种猪头难得动一次脑筋,怎么不鼓励一下!哼!

  “不过,”小魅接着说,“我倒是不吃惊。”

  “不吃惊!你不是冷血动物吧!”我咆哮道,“我刚才都受刺激了!”

   “你都受什么刺激了?”小魅调侃的问。

   我把我的所见所闻都告诉了小魅。小魅的脸色有点沉。过了一会儿,她缓缓的开口:“我刚才接到欣欣的电话,说她有重要的事要告诉我,还说她可能有危险。可是她还没有到,阿枫就打电话了。”

  “这样啊。”我大彻大悟状。“那是谁发现的?”

  “是阿枫的一个同学,好像也是去约会的。阿枫说欣欣之前曾经约过她到这树林里见面,而且说是很急的事。不过他还没到,他同学就给她打电话了。她知道后立刻去了现场,确认了之后就给我和叔叔打了电话。”

  “这样啊。我看那个阿枫都哭了。”

  “那当然,热恋中的人嘛!再说欣欣可是个美女啊。”小魅叹气道,语气里有深重的遗憾。

   我看了看小魅,她不象欣欣那样美丽,那样出众,不过她的脸上总是带着一种迷人的淡然表情。曾经有一位师兄形容她是个“云淡风清“的女孩,真是不错。她的眼睛亮如寒星,我从来没有见过更美的眼睛。尽管如此,小魅的美从来没有很多人注意过。现在?现在当然更不会了,因为虽说病美人好看,可是病的脸色惨白的美人就没有什么观赏性了。

   但是,如果让我选择,我还是会选择现在的小魅。

   我看到桌上她叔叔给她带来的一大堆药,下意识的问:“吃药了吗?”

  “没呢。”小魅说,“今天不吃了。”

  “那怎么行?”

  “我今天感觉不错,就不吃了。”我无奈。

   小魅突然问我可不可以留下来陪她。受宠若惊的我当然一口答应,小没又让我到别的地方去给她买各种各样的吃的,然后我就静静的观赏她的饕餮相。不过我总觉得小魅有点心神不宁,她好像是在等待什么,甚至晚上都不肯睡觉。瞪着亮亮的大眼睛看天花板。我让她睡觉,她说睡不着,她说话的时候语调都在颤,好像很兴奋的样子。晚上外面一旦有什么声音,小魅就会跳起来,然后又失望的躺回去。屋子没有别的床,我只能蜷缩在屋角的沙发里过夜。这个沙发从门上的窗户里看不见,好几次我把护士吓了一跳。就这样持续了四个昼夜,小魅吃了好多好吃的东西,而身体却明显的憔悴了下来。

  (十)

   小魅让我去给她买传说中的蓝色妖姬!

   今天,我的花园里种满了蓝色妖姬。虽说花很是名贵,但是对于我这个学生物的人来讲,种点花还是很容易的。姑娘问我为什么,我从来都反问她:“好看吗?”

   这是小魅问我的问题,但是她没有看到答案。

   因为等我跑遍大半个城市,带着11朵传说中的蓝色妖姬回去的时候,小魅的床已经空了。

   我狂奔出去,迎面医生们推着车走了过来。这次他们的脚步毫不匆忙,表情也不象以前那样带有成就感。小魅还睡着,表情很可爱。这一次他们终于没有给她扎满了针!我呆呆的看着他们把她放到床上,然后——用白色的床单盖在她脸上!

   我跳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这是什么意思!”

   医生漠然的脸转了过来,冷冷的说:“她白血病晚期,放弃了治疗。这是唯一后果,今天她刚回来就不行了。”

  “刚回来?她出去过?”

  “嗯。”那张脸移走了。

   白血病!

  “我让你来是……有事,我想让你在这里陪陪我。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好起来。”

  “你不来一定会后悔的!”

   我浑身一颤。原来小魅一直在骗我!怪不得她非要让我来陪她,怪不得她让我买遍全城所有的好吃的,让我去买传说中的蓝色妖姬。她在完成她的心愿,也是在跟这个世界告别。我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笨!

   我轻轻掀开床单,凝视着小魅可爱的脸。一阵风吹过来,那束蓝色妖姬抖了抖。我下意识的回头,才注意到花瓶下面压了东西—— 和一把钥匙。我坐在小魅床边,颤抖的手打开了这封信。

  宇,

   不好意思吓到你,我其实得的是白血病。不过我一直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我怕你在我面前疯掉。虽然现在你也许已经疯掉了,但是这件事毕竟不能永远瞒下去,就算我自私吧。

   你一定知道我刚才出去了。你一定有好多问题想问我,我就一一回答吧。

   记得你来之前我跟你说过的尸体的事情吧。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忘了,其实没有,而且我可以确定的告诉你,这件事跟欣欣的死有关系。刚才我出去找那个幕后主使了,他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承认了,罪证就是柜子里的一盘磁带。若48小时内没有听到凶手自行了断的消息,你就把这盘磁带公布于世。这样也就了了我的心愿。

   开柜门的钥匙就在花瓶下,你用它打开柜门,就知道整件事的经过了。

   我又骗了你,真对不起。想我这样骗人不眨眼的人,死了就死了吧,没什么可惜的。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真正的墓。传说中的墓很浪漫,我想要一个,行吗?如果你不怕我的话,以后我会回来看你的,直到你不想见到我了为止。

   传说中的蓝色妖姬,我无缘得见,你应该看到了。好看吗?

   今后多保重,小魅不能陪你了。

   爱你的小魅

   我呆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心情激荡中仿佛看见了小魅如魅如妖的美丽眼神……

  (十一)

  “我来找教授。”小魅的声音。

  “等一下。”陌生的声音,然后是寂静。

   许久。男子的声音。

  “小魅,你怎么来了?你应该……”声音中有惊讶和关切。

  “叔叔,我想来找你问点事。”

  “什么事,说吧。”关门的声音。

  “你一定如实回答我。”

  “傻孩子,我当然不会骗你。”

  “我想问的是:所有事情的幕后主使是不是你?以前的尸体,后来欣欣的死……”

  “你为什么这么说?”惊讶的口吻。

   “欣欣的死状,没有第二个解释。”

  “你……”声音中充满了惊讶,“你根本没有看到!”

  “我去了现场。”

  “那我就不会没看见你。”冷笑声。

  “欣欣是背部中刀,刀体与颈部成锐角,对不对?”

  “那又怎样?”

  “欣欣之前给我打过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还说她可能有危险。想想,象她那样好似惊弓之鸟的人,如果不是最亲近的人,怎么会让他从背后接近?就算有人多在树林里暗算她,刀也不可能从上往下刺,而且还是近距离的刺。况且欣欣的表情是惊讶——她不相信这个人居然会要她的命!如果换了别人,她的表情应该是惊恐,而不是惊讶,可见她对那个人一点都不恐惧,只是惊讶于他的举动。”小魅顿了顿,“所以杀她的凶手就是阿枫。欣欣临终在树林里等待的人就是阿枫,否则她本来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说,树林又并非必经之路,为什么不直接过来找我?他或许是要阿枫保护她,可是阿枫却害了她。”

  “阿枫!既然你想到是他,又为什么会想到我?”

  “因为阿枫和她是情侣,本来没有什么动机,更何况她们两个都没有分手或者不合的迹象。阿枫本人也不像有什么秘密,所以只有一个解释,就是有人指使他。”

  “为什么是我?”

  “因为能指使阿枫的人,除了你还有谁?阿枫在这里无依无靠,你虽然是他的导师,却就象他的亲生父母一般。你让他做的事情,他应该不会拒绝。甚至为了维护你的利益,他会自觉的作一些保护你的事情。这也许不是你指使的,但也是为了你,保护你。”

  “保护我?我有什么秘密可保护?”叔叔象是反问。

  “因为你们这里从事了不可告人的研究!如果这件事被人们知道,你们不但名誉扫地,而且还要坐牢。你的终身荣誉也就不复存在了。”

  “你……”叔叔的口吻很尖利。

  “这我本来是不知道的,其实现在我也不知道你们在做的到底是什么。但是我知道你们做的这个实验利用的是活人,那个本该入院的王福忠就是你的试验品之一。还有医院里很多你选中的患者,他们都死于之前未检验到的大面积癌细胞扩散。”

   小魅顿了顿,她的呼吸越来越艰难。

  “这些我本来也根本无从得知,不过我在住院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小妹妹,他是急性肠梗阻来住院的,本来已经在康复,可是后来突然死于癌细胞大面积扩散,入院时没有检查出来。王福忠也是这样。在最近的半年里,这样的病例达到了近百起,医院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漏掉这么多癌症患者,你说这是不是奇怪?虽然他们来自各个科室,不过我住院的时候打听过他们的入院经历,发现它们不是你亲自主刀手术过的,就是被你的学生手术过的,而且集中是某几个学生。这些学生手术的时候多数都有你在旁边指导,所以我不能不怀疑你。”

  “继续。”命令的口吻。

  “我不知道王福忠身上到底出现了什么让你把他的尸体扣起来,但是我敢说是你通知火葬场那个人离开的。因为这件事的知情者不但有我们寝室的人,还有你!不过那个人好像也不清楚偷尸体干什么,也许他只知道是卖钱,而且也不是第一次做这个勾当了。”

  “你那个偷偷打电话的同学呢?”

  “我按照你的意思跟踪了她,不过出乎我意外的是,她发现了我。在我以报告您的威胁下,她终于说出了原委。她爸爸因为重罪坐牢,已经很久了,她不愿让别人知道这件事,以免重新受到别人的歧视。”

  “你怎么知道她不是在撒谎?”

  “因为在她发现我跟踪她之前,我已经偷听了电话,也就是因为她知道我偷听了电话,才迫于无奈告诉我实情的。她不敢骗我,我也知道她没有在骗我。”

  “那么欣欣呢?为什么也赖给我?”

  “通过欣欣对我说的话,她说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还说她对不起我。再想想,每次欣欣去看我,给我带东西,我都要大病一场,会不会欣欣也为了什么缘故要害我?她跟阿枫相爱,又那么崇拜你,所以我就猜想是不是她也受你们的指使来害我,后来觉得对不起我了才要坦白。阿枫为了保护你,或者说保护自己,就下了狠心。”

  “你说的这些统统都没有证据。即使我承认了,你又能怎样?”

  “当然不能怎样,我问过医生了,我大概活不过今天了。我放弃治疗来查这件事,没想到真的是你做的。我当然不想让你从此身败名裂,可是……”

  “小魅你何苦,你放弃治疗就是为了查这件事?“

  “是,这件事情害死的人太多了。你利用欣欣对你的崇拜,又夺走了很多无辜的生命,我觉得不能容忍……”

   打断她的声音:“那你怎么知道这件事的策划这不是阿枫呢?”

  “我不知道,但是我想如果是阿枫,他一定会来杀我的,因为他的社会经验没有你丰富,而且没有你沉得住气,更重要的是,我相信你不忍心杀我。我跟自己打了个赌,我甚至希望阿枫来杀我,因为我毕竟不希望真的是你……可是他还是没来。”

   沉默,骇人的沉默,只能听见小魅费力的呼吸声。我想当时他们之间一定有一个心灵的对峙,小魅充满摄人魅力的眼睛一定直视入对方。

   良久,那个男声说:“是,没想到你还是知道了。欣欣只是个傻孩子,他本来不该介入这些事的。只是我觉得他对我的崇拜,远胜于她对你的友谊,而且她一直对你好生嫉妒,她嫉妒你的魅力,你的表情和心情,所以我让她去做的事情她都完成了。我让她给你下的东西,只是加速你的衰竭,并不能让你死亡。不过后来他对你良心发现,也是她的善良……”

   “毕竟,”小魅的口气里突然涌出感情。“你还是没有派人来杀我……我们没有白白叔侄一场……我多么希望这不是真的……”

  “我只是不想你知道。”

   两人相对,黯然神伤。

   “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会有那么残忍的结果?”

  “小魅,你真的要知道?”

  “我都快死了,你还有必要瞒我吗?”小魅的声音很凄然。

  “我们在做一个非常有创意的实验,”叔叔的声音突然高昂起来,“小魅,你知道为什么人类会衰老,会死亡?“

  “因为人类的细胞不能无限增殖分化,而且也不能永远存在。”

  ”那什么细胞是生命力最强的细胞?”

  “癌细胞。”

  “如果能让癌细胞同化人体中的所有细胞。那理论上人类是不是就可以长生不老了?”

   小魅默然。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这件事说的容易,要让人体细胞与癌细胞停止争斗,进行同化又何其艰难。”

  “所以那些做实验的人就全都死了?”

  “是,不过王福忠是个特例。他最后虽然还是死了,不过他的很多脏器已经向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我们一定要留下他的尸体进一步研究。”

  “你为什么不拿动物做实验?“

  “动物和人类怎能一样?真正准确的试验,就必须在人体上进行。动物试验做得再多,也不能证明在人类身上就可以成功。你看艾滋病在动物身上不发病,在人类身上就要发病,你说能用动物实验的结果来代替人体实验的结果吗?“

  “可是你已经害死好多人了,你可不可以停下来不要做了?”

  “我的实验不成功,我怎么停下来?”

  “你可不可以先在动物身上做实验?”

  “那即使我成功了,也还要拿到人体上去检验啊,到时候恐怕还是要死人的。”

  “可是……已经死了好多人了,他们都是无辜的!”

  “为了科学,牺牲点人是正常的,也是可以原谅的。”

  “可这些人都不是心甘情愿的啊!”

  “你想想有人会心甘情愿吗?”

  “可是你这样做是违法的啊!”

  “法律重要还是人类的长生不老重要?”

   小魅的笑声,有点讽刺。有点凄凉:“我肯定不能长生不老了,所以我还是觉得法律重要。不过我觉得人的良心最重要。”

  “所以为了你自己良心能安,你要把我交给警察?”有点危险的口气。

   颓然的声音“为了我自己的良心,我想让你自己来审判自己,因为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你做的事情的含义,也只有你自己能给自己一个公正的评价。我不想把你交给历史或者警察,毕竟……你是我亲叔叔。”

  “小魅……”声音有点颤抖。

  “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我的父母远在异国,说了也没用。而且从明天开始,世界上也许就没有我这个人了……所以你什么都不必担心。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语言停止了,然后就是椅子的声音,关门的声音,走路的声音,然后就是一段空白。

   突然小魅的声音传来:“宇,这就是证据,你听完之后就给我叔叔打个电话。告诉他现在磁带在你手上,如果他48小时内不出正确的决定,你就把这磁带交给警方。然后快点离开这里,叔叔不认识你,但还是不要让他知道你在哪里。本来这些也要写下来,但我已经没有力气写信了。其实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知道很多了,我让你来一是为了让你完成这个任务,二是让你保护我。我让你守着我的那几天,就是我觉得阿枫大概会来杀我的那几天。你坐在那个沙发里,阿峰从外面看不到你,所以如果他要来还是会来的。

   宇,对不起,我这样愚弄你。希望你不要怪我,我……(抽噎声)其实我也不想死,但是天意安排我也没有办法。如果我不放弃治疗,叔叔一定不会让我走出她的实验室,更不会对我承认那些事情。这样死的人就会更多了,我不能看着他滥杀无辜……

   我要走了,保重……“小魅的声音渐渐含糊,终于无声,然后磁带就到头了。

  (十二)

   我按照小魅说的做了,他叔叔的惊讶可想而知。

  “小魅,她居然……”

  “她只是怕你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如果你的决定正确,这盘磁带就永远不会在人间出现。我可以向你保证。而且你放心,我也永远不会涉足这个领域,你也不必担心我窃取你的成果。”说到最后一句话,我的语调中充满了厌恶。

   电话那边是默然。然后是一阵疲惫的声音:“好了,算我的报应,被小魅欺骗。”

   我没有说话,轻轻的放回了听筒。

   当晚,他的实验室起火爆炸,他的所有研究成果付之一炬,他本人也没能走出实验室。幸好,当时没有别人在。

   然后我离开了那个城市,回到了我的学校。我把那盘磁带邮给了阿枫,只把最后小魅的遗言留了下来。忘了交待,我父母都是有钱人,所以我就给了小魅一个真正的墓。等我也成了个有钱人,在一个遥远的地方定居后,那个墓就在我的花园里。我在那个花园里小魅的墓前中满了蓝色妖姬,希望她能看见。我总觉得,她真的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就一直在那片花园里……

   小魅走后多年,我在另一个城市巧遇阿枫,他也是当年的凶手之一,但是那时他已经娶妻生子,我便不忍重提当年之事。没想到阿枫居然认得我,拉我到酒馆去。

  “你有没有想起过小魅?”他问。

   我反问:“你有没有想起过欣欣?”

   他默然几许。“其实小魅那样,真的不值得……”

  “她是为了很多无辜的人才那样的。”

  “所以害你到现在还孤身一人。”阿枫的口吻有点嘲讽。

  “你怎么知道我是孤身一人?”我问。

   阿枫笑了,“别以为我只是个傻子,替人卖命。我看你钥匙上挂的东西,就是当年欣欣向我提起小魅绣给你的东西。如果你已经成家,老婆怎会容你带这东西?别以为我只是个傻子,替人卖命。”

   我笑笑。“你终于不过还是替人卖命。”

  “你错了,”阿枫说,“小魅的推理也不是全对,不过阴错阳差让她说对了而已。”

   我一惊,往事潮水般涌上心头。“你说什么?”

  “其实教授的确曾经派我去杀她,不过我没去。”

   我这才知道小魅生前如此感激的他叔叔对她仅存的亲情,居然也并不存在。

  “可是教授忘了我们也都是有头脑的人,如果我去了,小魅一定会认为我就是幕后主使,教授就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就算我把小魅杀了,也一定有人会起疑心,到时候把往事翻出来,顶罪的还是我。而且教授不知道有你,我可知道,不能不说你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小魅说那天也在现场,其实是你在现场,对不?”

   我点头。

  “你就那么一点观察的时间,就能把欣欣的死状描述的那么清楚,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所以我说你也是个厉害的角色。”

  “不是我厉害,是因为我学生物。”

   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实话,小魅就是把人想象的太过善良。”

   我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他渐渐显出醉态,说话也没有了什么顾忌。

  “其实她哪是死于什么白血病,她分明就是教授毒死的,可是她到死还觉得教授对她的照顾很难得。你说她不是想得太简单了吗?”

   我的酒杯差点掉到地上。“你们……”

  “这是教授的主意,如果真的让小魅知道我们的计划,那我们岂不是都要身败名裂?所以在她上一次感冒的时候,教授每次给她的消炎药,里面其实都是氯霉素。她从来身体不好,这次又是一病一个月,你也知道氯霉素连续吃一个月的后果。”

  “你们怎么能下这样的毒手?”

  “换了是你,你会让这件事被一个小姑娘揭穿吗?”

  “可你们要是觉得她危险,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

   他凝视我,突然哈哈一笑,“莫非你希望我们杀了她?”

  “我只是想知道真相。”我冷冷的说。

  “那时已经有很多人知道她在查,如果把她杀了,很多人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到这件事上,如果再有人来查,我们难道都要杀死?”

   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但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我也觉得没必要再跟阿枫翻脸了。真高兴小魅没有听到这些话,否则她一定会伤心欲绝的。我总以为小魅把人世看得太冷酷,没想到人世竟比她想象的还冷酷,这世界上,究竟还有什么可以相信?

   我的心好似猛然坠入了冰湖,立刻完完全全被冰封锁。这样一来,心痛反而不明显了。

   于是我就一直没有娶妻,不过我收养了一个女儿,只有在女儿天真的眼睛中,我才能感受到真实,感受到安全。我每天带着女儿,守着小魅的墓,认认真真的做有钱人,让老人和女儿衣食无忧。此外,我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是常常在有星星的夜晚我会去陪陪小魅,告诉他发生的事情,倾诉自己的心声。

   蓝色妖姬,正如小魅那让我刻骨铭心的妖美的笑容……

标签: 妖姬 小说 推理 amp 蓝色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中短篇]秋凉晚(暂名)
下一篇:[中短篇]我的故事---轮回

发表评论